快捷搜索:  

非婚同居财产给付纠纷呈上升趋势 教授:应制定特殊规则

个体化的(de)崛起、大城市中较高的(de)生活成本、一个人(ren)在外打拼的(de)孤寂……这些现实因素让越来越多的(de)城市青年开始找一个伴“报团取暖”,选择了非婚同居的(de)生活方式。

伴随近年来非婚同居现象越来越普遍,同居期间经济财产纠纷也逐渐呈现上升趋势。

非婚同居期间买的(de)房怎么分?一起做生意赚的(de)钱怎么算?给对(dui)方的(de)钱财是(shi)不是(shi)彩礼、分手后能不能返还?互赠的(de)礼物能不能要回来……关于同居关系期间所引发的(de)财产纠纷层出不穷。在近日举行的(de)第九届中国婚姻家事法实务论坛上,相关主题发言也引起了学界和实务界热议。

多因素让“空巢青年”选择同居关系

24岁的(de)晓莹(化名)去年毕业后在北京入职了一家互联网公司(gongsi)(gongsi)。在公司(gongsi)(gongsi)里,她(ta)遇到了“一见钟情”的(de)男友。很快,两个人(ren)便在公司(gongsi)(gongsi)附近租房开启了“同居时代”。但晓莹跟男朋友都还年轻,在短时间(shijian)内都没有结婚的(de)打算,因此,两个人(ren)虽然住在一起,却一直“自己赚钱自己花”,各自保持独立的(de)经济收入和花销,只是(shi)会在特殊的(de)日子主动买礼物送给对(dui)方或者是(shi)花钱请对(dui)方吃大餐。同居期间,两人(ren)还出去游玩了几次,费用基本也都是(shi)AA。

“我(wo)的(de)就是(shi)我(wo)的(de),和他(ta)没关系。”晓莹坦言,即便两人(ren)分手也不会有任何经济上的(de)纠纷。

与晓莹这种“爱而不婚”的(de)同居关系不同,今年33岁的(de)小于(化名)则一直以结婚为目的(de)跟女友在一起同居了近5年。两个人(ren)相识已久,已经见过双方家长。

“我(wo)们(men)两个是(shi)打算过一辈子的(de),现在住在一起跟结婚其实没啥两样,所有收入、开销都是(shi)共同的(de)。”小于告诉记者,两人(ren)正在努力攒钱买房,争取结婚时能住进自己的(de)房子里。但当被问及房子到时候会写谁的(de)名字时,小于愣了一下,然后谨慎地说到时候会商量。

小于的(de)犹豫并非没有原因。不论是(shi)“只爱不婚”型,还是(shi)以日后结婚为目的(de),当事人(ren)在同居期间都会发生一些经济往来。近年来,因为同居期间买房或者大额财产支付行为而发生的(de)纠纷并不鲜见,且有上升的(de)趋势。同居期间的(de)经济纠纷成为双方分手后的(de)主要矛盾,进而引发所谓的(de)同居析产纠纷。

法律规定不明确带来司法实践难题

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以“同居析产”为关键词进行搜索,共搜索到3100多条裁判文书。其中,涉及非婚同居财产给付性质的(de)纠纷,最常见的(de)就是(shi)婚约财产纠纷和借款合同纠纷。由于现行法律对(dui)同居相关内容规定不明确等因素,使得此类案件经常出现“同案不同判”的(de)现象。

“非婚同居关系中的(de)主体经常基于身份因素进行财产给付,但是(shi)这种给付并没有像夫妻之间的(de)给付受法律的(de)特别调整。”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、吉林大学法学院家事司法研究中心主任侯学宾说,由于我(wo)国法律对(dui)于非婚同居的(de)性质并不像婚姻关系那样有明确的(de)规定,司法实践中对(dui)于此类纠纷中给付性质的(de)认定没有统一的(de)标准,这是(shi)导致“同案不同判”的(de)重要原因。

侯学宾介绍说,调研发现,非婚同居关系中财产给付行为的(de)性质,一般会被认定为附条件赠与(即通常所说的(de)彩礼性质),或者普通赠与,或者借贷关系三种不同的(de)性质。这三种不同性质的(de)关系相应地会形成两种纠纷类型,一种是(shi)围绕财产给付是(shi)彩礼性质还是(shi)普通赠与性质的(de)纠纷,另一种是(shi)围绕财产给付是(shi)借贷性质还是(shi)普通赠与性质的(de)纠纷。

“不论是(shi)哪种纠纷,目前在司法实践中都会面临争议。”侯学宾分析说,在第一种纠纷中,尽管司法解释对(dui)彩礼的(de)返还规则进行了规定,但并未规定彩礼的(de)内容。受到传统文化和地域习俗的(de)影响,各地对(dui)彩礼的(de)内容有很大差异,这就导致法官在认定时产生不同的(de)裁判结果。第二种借贷纠纷中,虽然借条等证据会发挥重要的(de)作用,但非婚同居时双方基于亲密关系身份一般很少会写借条,一旦出现纠纷,就需要法官进行推定,这也给司法实践的(de)认定带来难度。

身份性因素决定给付行为性质判定

非婚同居关系建(jian)立在人(ren)身关系基础上,同时又涉及复杂的(de)财产关系,但由于从现行法律上看,非婚同居关系不具有法律上的(de)效力,不受法律保护。同居关系有别于婚姻关系,跟婚姻关系存在着诸多差异,同居中的(de)共同财产也不完全等同于夫妻共同财产。因此,如何在同居期间既维系好(hao)双方的(de)感情又能维护好(hao)自己权益,是(shi)当事人(ren)必须要面对(dui)的(de)问题。

“非婚同居的(de)双方切记要做好(hao)约定,即便情到浓时也要保持理性。”全国人(ren)大代表、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(ren)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陈海仪指出,尤其是(shi)大额的(de)财产给付行为,比如购买房产、大额资金往来等,应当提前做好(hao)约定,理性对(dui)待,不要因为感情的(de)原因而过于草率,更不要把金钱作为衡量感情的(de)筹码。

谈及非婚同居财产给付纠纷的(de)核心问题,侯学宾认为,身份性因素是(shi)判定给付行为性质的(de)决定性因素,由此也会影响案件审理结果。

记者采访中了解到,目前在司法实践中,对(dui)于同居期间财产性给付行为性质的(de)判定,一些影响因素已经规则化。比如,认定是(shi)否为“彩礼”性质,主要从民间习俗和共同生活时间(shijian)角度来考量,认定是(shi)否为借贷则主要从金额大小、资金用途角度来考量。又如,小额的(de)金钱给付往往会被认为是(shi)普通赠与,而金额很大的(de)情况则更容易被认定为借贷。

但在侯学宾看来,这种影响因素能不能规则化,区分对(dui)待有没有合理的(de)根据,仍是(shi)司法实践中应当注意的(de)问题。解决此类纠纷最好(hao)的(de)方法是(shi)立法上认识到此类问题的(de)特殊性,制定特殊规则来予以调整。

“司法解释目前是(shi)解决此类纠纷的(de)最便捷之举。”侯学宾认为,在面对(dui)非婚同居关系中一方当事人(ren)要求返还同居期间所给付财产的(de)诉求,人(ren)民法院应依据当事人(ren)的(de)不同诉求确立不同的(de)案由。在婚约财产纠纷中,人(ren)民法院应从双方共同生活时间(shijian)、民间习俗和金额大小等角度来对(dui)给付的(de)性质加以认定;在借款合同纠纷中,从财产用途和金额大小等因素来加以考量。

侯学宾提醒说,非婚同居这种亲密关系和婚姻关系有类似之处,但是(shi)目前还缺乏法律对(dui)财产给付的(de)特别调整,当事人(ren)要有一定的(de)法律意识。“一方面要意识到,这种亲密关系不可能像陌生人(ren)那样只是(shi)基于利益进行考量;另一方面,当非婚同居关系破裂时要注意保护自己的(de)利益,出现较大金额的(de)给付时,要有保留证据的(de)意识。” 【编辑:房家梁】

岳海鹏:百年乒乓,小球如何转动大球?

不想生不敢老?中国寻解“成长中的(de)烦恼”

伍德克:中国强劲的(de)增长模式将会持续

甘宇讲述17天自救经历:摸地上野生猕猴桃吃

最美基层民警孙益海:一条腿一根拐,撑起百姓一片祥和天

日本民众举行抗议活动 欲对(dui)安倍国葬反对(dui)到底

文旅部拟规定:网上演唱会等应先取得经营许可证

关于在联大期间“爆粗口”的(de)争议 尹锡悦终于回应了!

口腔种植体集采即将开展 多家上市公司(gongsi)(gongsi)积极回应

泽连斯基:乌克兰已从美国获得了先进的(de)防空系统

韩美首脑会谈落空、发言失礼致尹锡悦好(hao)评率下滑

赌上英国国运?特拉斯政府启动大规模减税计划

美媒:今年以来已有超22万美国人(ren)死于新冠病毒

郑艺:让人(ren)民过上更好(hao)生活是(shi)中国政府奋斗目标

只此青绿,中国“双碳”雄心背后的(de)山河梦

“想一下”就能解密?“特朗普解密法”共和党内引争议

那些失眠的(de)年轻人(ren),长期熬夜会怎样?

克宫:“部分动员期间将征召100万人(ren)”是(shi)谎言

非婚同居,彩礼,中国裁判,司法实践,裁判文书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565人留言! 共有:565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张睿霖 说: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
张晨敏 说: 来生还做中国人
张旭 说: 为人民服务
张健柏 说: 祖国强大,人民幸福
李奕 说: 中国强大,永远繁荣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